[教与学]学习的艺术是给知识一个合适的位置。

【[教与学】学习的艺术是给知识一个恰当的位置。

毕竟,学校是一个学生基本上快乐、不被欺负、不被考试吓倒、不被迫按照一种模式、一种制度行事的地方。这是一个教授学习艺术的地方。如果学生不高兴,他就不能学习这门艺术。

毕竟,学校是学生快乐的地方,而不是他们被欺负、被考试吓到、被迫按照一套模式和制度行事的地方。这是一个教授学习艺术的地方。如果一个学生不快乐,他就不能学习这门艺术。

记忆,记录信息,被认为是学习。这带来了一个有限的思想,因此受到严重制约。学习的艺术是给信息以正确的位置,根据所学知识熟练地行动,但同时不要在心理上被知识的局限和思想创造的形象或符号所束缚。艺术意味着把一切都放在正确的位置——但不是按照某种理想。理解理想和结论的机制就是学习观察的艺术。一个由思想拼凑起来的概念,无论是对未来还是根据过去,都是一个理想;这是一个被投射的想法或记忆。这是一个皮影戏,对现实进行抽象。这种抽象是对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的回避。这种逃避事实的行为是不快乐的。

展开全文

记忆和记录知识被认为是学习,这创造了一个有限的,因此严重受限的心。学习的艺术是给知识一个适当的位置,并熟练地使用所学的知识,同时它在心理上不受知识的局限和思想创造的形象和符号的限制。艺术意味着把一切都放在适当的位置,但不是按照某种理想。理解理想和结论的机制是学习观察的艺术。面向未来或根据过去组织起来的想法是理想。它们是投射的想法或记忆。这是一部皮影戏,是对事实的抽象。这种抽象是对正在发生的事实的逃避,这种逃避是痛苦。

现在,作为老师,我们能帮助学生真正快乐吗?我们能帮助他关心到底发生了什么吗?这是注意。看着一片树叶在阳光下飘动的学生正在专心致志。在那个时候强迫他回到书上是为了阻止人们的注意力;而帮助他观察那片叶子会让他充分意识到注意力的深度,而这种深度是不会分散注意力的。同样地,因为他刚刚看到了注意力意味着什么,他将能够求助于书本或任何正在被教授的东西。在这种关注中,没有强迫,没有顺从。这是完全观察的自由。老师自己能有这种注意力吗?那他只能帮助别人。

那么,作为老师,我们能帮助学生感受到真正的快乐吗?我们能帮助他参与实际发生的事情吗?这令人担忧。观察一片树叶在阳光下飞舞的学生很警觉。强迫他回到书上的那一刻阻碍了他的注意力,同时帮助他完全观察树叶将使他意识到深刻的注意力而不会分心。同样,因为他已经知道注意力意味着什么,所以他会回到书本或者其他被教授的东西上。在这个问题上没有强迫或顺从。这是自由,在自由中有完整的观察。老师能有这种注意力吗?只有那时他才能帮助另一个人。

在很大程度上,我们与干扰做斗争,但是没有干扰。假设你做白日梦或者你的思想在游荡,这就是实际发生的事情。注意。这个观察就是关注。所以没有分心。

我们通常反对分心,但是分心并不存在。如果你在做梦或分心,那就是实际发生的事情。观察它,观察就是注意力,所以没有分心。

这能教给学生吗?这门艺术能学吗?你对学生完全负责。你必须创造这种学习的氛围,一种有自由和快乐感的严肃。

你能教学生这些吗?这门艺术能学吗?你对学生负有全部责任。你需要创造这种学习氛围,一种自由和幸福的真诚氛围。

生活的全部运动是学习,“安全”

“教育就是解放思想”中的“安全”

本周在冥想广场举行的北京书展

主题:冥想之心

请点击:

尖牙

克里希那穆提·

克里希那穆提·回到搜狐查看更多

负责任的编辑:

2019-11-23 | 热度 7160℃ | 评论 (0) G74u1R | Tags:

暂无评论

发布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控制面板

您好,欢迎到访网站!
  查看权限

网站分类

搜索

最新留言

    文章归档

    • RainbowSoft Studio Z-Blog
    • 订阅本站的 RSS 2.0 新闻聚合